骑车

逐渐的,骑车成为了我独处时自得其乐的一种方式。

去年暑假末,我终于告别了骑着二手车的生活,买了一辆入门级别的山地车。这一年的时间里,我慢慢让它和我一起去了越来越多的没有去过的地方。这些没有去过的地方并不远,仅仅只是家里附近曾被我匆忙赶往其他目的地时而被我忽略的某些街道。但往往这样的街道总会让我看到不太一样的独特风景,哪怕它只有短短的五十米。

可能是因为打小的情结,十年的弄堂生活后的十年的城郊结合部的生活,导致我依然喜欢最早十年的生活样子。繁忙的公交,高大的梧桐,斑驳的人行道,还有一堆看似杂乱的小店铺。这些看似普通甚至被许多人认为有些糟糕的景象成为了我特别依恋的氛围,所以独自骑行的时候我特别希望可以遇到这样的地方,并且享受穿梭于此的过程。

第一次骑车走长路是在三年前的春天。大学考完的半年里我漫无目的地忙着,那时候也没有多少收入。我拿着自己仅存的一百多块钱前往杨浦区买自行车。没有地方有二手车卖,后来找到一家小车摊,花了一百九十块钱买了一辆看似全新的自行车,然后一路从杨树浦骑回高桥镇。

再接下来我开始骑着这辆烂车从高桥与翔殷路的画室之间不断来回。同行的有胖子李益,我的车上还载着瘦小的施佳骏。我们早上过去,晚上回来。路上我们聊着许多的事情,可能因为人在晚上是十分感性的,所以每当夜晚回家时,胖子总会在轮渡上抽着烟,跟我和施佳骏聊着理想和姑娘。

这样的生活在那一年的暑假结束后逐渐结束。我的第一辆自行车也宣布报废。

第二辆自行车是在去年年初,大学里想到住宿,二狗陪我到了学校那的一处菜市场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车。但我在去年依然骑车这辆车载着小米从东波路一路骑到源深体育中心,就在那一天我买到了一辆现在一直在骑得新车。当我买完新车后,小米骑着旧车发现车胎漏了气,这辆车的问题更加频繁地出现,开学后我让小米把它给卖了,换回来的八十块钱我们在学校东门的川菜馆吃了一顿饭。

当我在骑车时我在想些什么,具体内容我现在给忘了。但是我总是在这个过程中乐此不疲,我渴望能在浦东这样的地方找到那样的街道。我时常在骑车的时候观察着来来往往行走着的人们,成群放学的孩子,并肩行走的情侣,缓慢散步的老人,低头疾步的白领……等等等等。并且在目光离开他们之后想象着他们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有时我也会想象着自己的事情,独处的时候更容易安静以及反思,考虑着自己的接下来,以及其他。

每当我踏上已经规划好的骑车路线时,我总会一次又一次地惊喜地发现,等待时的焦躁或者行走时的力不从心,统统远离了我。一切的速度都是可控的,我感受着骑车时和空气摩擦所产生的凉爽,明亮的阳光或者灯光照射双眼时的痛意快感……都让我觉得周围似乎都变得美好起来,这些现象告诉我,此时此刻起码已经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