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录音的思考

孤独的值班长。

录音录了两个多星期,效果不如预期。昨天晚上从出租屋回家的路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崩溃边缘的临床表现为——欲哭无泪。

在大部分生活里,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处女座,在麦克风面前犹然如此。语气语调,换气时间,控制破音,每一个地方都想把一首歌表现到最极致。然后全身乏力一无所获再喝口水,心想自己为什么肺活量不破他个10000!

其实在出租屋录音最让人头疼的事情是隔音问题,一套房子里目前共有四户房客,每天下午六点左右陆续有人回来,先是切菜声和炒菜味,恰巧隔壁一间年轻房客听口音应该是我国中部地区具体是什么地方无法辨别的一带地方人,酷爱吃辣,数次辣椒味道透进屋内,让人咳嗽不止,但又流连忘返。另一隔壁房客是一对年逾三十的小两口,某日深夜,如厕,经过其门口只听见频率极高的床板震动声和呻吟声,头皮发麻……

这样的情况让我不得不去思考关于录音的各种问题。思考如下:

  1. 每次我们去看歌手演出,总觉得他的每一版现场演出歌曲都超越录音室版。那是因为你在耳机上听和在现场听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像你看毛片和你……算了,不打这个比方了,总之就这么个意思。
  2. 录音只不过是一种记录创作的方式,和创作本身没有多大关系。这就好比讲故事和把故事一字不落的摘录下来,前者只是曲艺界,但是后者可能会踏入文学界。录音也是一样,我仅仅唱可能只是个唱歌的,我录了一张唱片以后……大家好,我只不过是个偶像派歌手。
  3. 尽管录音能让自己的逼格看起来更高一点,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当场唱给人听。首先,真唱永远都是最能打动人的。其次,录音的痛苦和现场表演所获得的掌声给人的快感这些我都经历过。
  4. 如果可以,我想有朝一日为我这九首歌办一次演出。把所有好朋友都叫来,然后告诉他们每一首歌背后的故事和所思所想。演出期间有敢中途离场的,敢喝倒彩的,统统当场枪决。哼。
  5. 尽管录音是痛苦的,但我还得录下去。每一首歌总该有个归宿。

好了……我得接着想办法录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