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在我的生活中有那么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规律,就像女性有生理周期,而我这应该就是心理周期。就是我每隔三周都会对自己说一声“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来保持对于自身生活的源动力,同时我也每隔三周都会去剃一次头,保持我的圆寸头型以及自己的脑袋舒适度。

就在刚刚,一个小时之前,我洗完澡之前,我又下楼去剃了一次头发。这一次我一改过去的六毫米长度,对店主说,三毫米。也在剃头之前,我又毫无关联地对自己说了句“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

是的,以上说这些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因为在明天开始,我得让自己这几年来的一些计划进一步得以实现。这些计划对于我自己而言说梦想也算不上,说愿望又大于平时愿望的事情。在下周我仅仅填词而作的一张CD从明天开始就进入录音阶段,也在下周我将和小米继续把共同计划的纪录片给接着拍完,也在下周我得开始不停地锻炼画画还有身体。

这些事情在某些时刻我会觉得都是小事情,因为这些事情想要启动加以完成也根本毫不困难。可是有时候也是由于自己的惰性,有很多想法都被一拖再拖,不过幸好我自己还有底线,就是不能放弃掉这些。

小时候我总觉得我和许多同龄人不一样,因为当问及他们是否有理想的时候,他们都一无所知,而我却能够因为理想这个话题变得精神振奋,侃侃而谈甚至喋喋不休。直到去年开始,我也开始质疑这个东西对于自身的情况。我发现理想在我心里始终都是一个乌托邦而已,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一步步地去规划好用来实现这个东西,他也仅仅只是像我每三周对着自己说着“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一样的精神鸦片而已。

尽管我现在也无法很坚定地告诉自己将来到底要什么,到底打算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还是可以告诉你这仅仅是一点点的理想的雏形——再怎么说都得是个画画的。

没有人这么问过我,但我自己却会偶尔问自己——同学,你做CD是为了什么,你拍纪录片又是为了什么,你做××还是为了什么……你做着这些和绘画无关的计划又是为了什么。后来我给自己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这些无关联的计划起初的动机,有冲动,有虚荣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不太单纯的目的。但是,我既然已经对那么几个朋友吹了牛,况且做这些事情也并不是毫无意义,甚至还有玩儿的乐趣,那我就应该把它们做好。或许,我在完成的过程中,还能获得一些更加意外的惊喜。

一改常态,剃了三毫米的头发。象征性地告诉世界,这一次的新时代和以往都不太一样。^_^

喂?试一下

很高兴我的独立网站能够做好,这是我从初中接触网络开始一直的愿望。后来因为没钱,没常识还有没技术,导致这么多年来这个计划一直没有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钱都已经不算钱了,常识也在渐渐尝试着认识,技术也还是依旧没有技术。

后来技术这块问题让我的好朋友顾益林来解决掉了,终于,这个矫情的网站诞生了。尽管搞了老半天他还是个博客。

试着搞了一下,基本上主题、插件都没有变更过,我们在不断地学习和尝试让他变得好看些,尽管这个动机只是我个人单向的。

行了,还有一堆事情要忙活,我们三星期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