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頹喪,就去背袋米吧

辭了職,開始等待著下一份工作的通知上崗。這些日子把屋子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收拾出了一堆稀罕物件,八十年代的美術書和未曾用過的火柴盒,還有我初中時的幾張賀卡和女同學送的禮物,現在看來,處理尷尬,用不到,丟了也捨不得。

現如今忙於畢業設計,腦袋幾乎每天都在滾動,眉頭時不時地皺緊,我開始燒起了開水喝起了茶。幸好我不會抽煙,如果我是個癮君子,也許在房間裡,煙頭早已尸橫遍野。因為每次在思考時,我總是會時不時地喝水,一次次地往廁所跑,不單單招來小的,大的也會洶湧襲來,衛生間里便散發著只有自己可以接受的氣味。開著窗戶,任憑外面的各種氣味遊蕩到房間裡,有時是油條的味道有時又是炒蔥花,看著天空的顏色,卻心有疑慮為何還會有陽光,總該下雨了吧,結果到了下午陽光越來越好。

起先的幾天我還時常會到樓下的麵店里光顧,每日如此,點一碗加量的拌麵,加一個雞蛋,有時再來一碗小餛飩,果腹之後便又回到房間裡開啟了音樂。有時迷迷糊糊,衣服不脫便在床上躺下,醒來後發現已經過去了一兩小時,接著再起來皺著眉頭滾動著腦袋。

取款機上,看看餘額,我對一旁來我家的小灰灰說,不能再每天下館子了,不然接下來一個月就難辦了。於是便去了超市,買了速凍的湯圓和包子,一些掛麵、紫菜湯還有麵包和花生醬,以及一箱牛奶。第二天又獨自去買了油,只剩下還有大米沒有賣。連吃了三天的掛麵后,我打開了包子,剛才在微波爐裡,它們四個全都焦了,活脫脫地變成了生煎,刺鼻的焦味讓我害怕有人以為家裡著了火,於是我又打開了幾間房的窗子,等待著傍晚的菜香飄散過來……

從學校歸來,慵懶地坐著卻絲毫不想修改手頭的稿子。而現在的我卻考慮起了下一頓自己該如何烹調食物。轉念間,我又忘記去背大米回來了。

夜色踱步而來,可我依然看著電腦,我總把時間的觀念停留在夏令,總是會晚算一個小時。外面是越來越熱鬧,而我的腦袋裡想起的都是披頭士和約翰丹佛的旋律。嗅覺再一次地讓我想起了過去,童年時依舊繁華的七八點。我若有頹喪,便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太陽穴和額頭,凸起的小痘痘讓我仿佛在此刻觸碰到了月球表面。

 

 

原文发表于2017年2月16日的微信公众平台:zhangleistudi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