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

在我记忆里面最棒的一次儿童节应该是小学一年级时的儿童节。那时候学校举行了一次全校性质的游园会型的校园活动,基本经营策略有点类似于正大广场里的什么熊那样的感觉……嗨,就是一游戏机房的奖券性质的活动。每个同学有相同的其实奖券,然后你可以去学校的机房玩游戏,也可以去别的班级做游戏。去机房的玩一圈出来没有奖券,去班级的可能会有更多的奖券。我忘了我到底最后换了哪些奖品,总之在学校机房里,我更喜欢看别人打游戏。并且学校还发了一袋零食,下午和老爸去了一次杨浦公园,那一天很开心。

等到再大一点发现儿童节都过得索然无味,幼儿园时第一次知道这个节日的全称是“六一国际儿童节”的时候,我脑子里面都是一群黑人白人小朋友乐呵呵在地球上丢绣球。

我记得到了预备班的那一次儿童节,下雨天。当时班里面搞活动,一群同学用班费买了许多吃的,也买了许多的彩带之类的,最重要的是还买了几支小礼炮,放彩带的那种。在班会结束后,胖子在雨天把最后一支礼炮朝教学楼外打开……染色的彩纸因为雨水被粘在了对面的教学楼上,并且开始掉色,对面雪白的教学楼变成了彩色教学楼。我们都以为胖子犯事儿了,我还在猜想是不是应该会有消防车来进行冲刷,第二天胖子在班里面被批评,班主任说校方正在想办法处理此事,最后的情况是待了大半年,随着日晒雨淋,被染色的教学楼又被之后的大雨刷白,粘在上面的纸条也逐渐掉干净。

每次六一节都会搞班会,我在班会上特别喜欢演小品,剧本都是自己想的,不过在现在看来是绝对粗俗无聊的一些内容。而且总是和胖子一起搭档演出,但过程非常开心。

六一节一直到初中二年级之后才开始离开我,当时我和许多同学还有点愤愤不平。不过现在想来,你见过一帮身体已经发育并且还开始有意无意地涉及毛片领域部分还开始谈起了恋爱的人被人叫成儿童的吗?!

如今我二十岁,每次到了儿童节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叹口气。并且在这一年里我更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是二字打头的年纪。有时候对于儿童节,更高兴的是不用上课而不在乎活动与否。过去每一年的儿童节我都会叫我妈买个玩具之类的东西,似乎也就是在胖子打开礼炮的那天回家,我撑着伞,表情沮丧地走出校门,因为在书包后面还有一堆作业和一张不及格的试卷。看到校门口的一只毛发暗淡的猫踱步在雨里,用后来学会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帮我人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