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录音的思考

孤独的值班长。

录音录了两个多星期,效果不如预期。昨天晚上从出租屋回家的路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崩溃边缘的临床表现为——欲哭无泪。

在大部分生活里,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处女座,在麦克风面前犹然如此。语气语调,换气时间,控制破音,每一个地方都想把一首歌表现到最极致。然后全身乏力一无所获再喝口水,心想自己为什么肺活量不破他个10000!

其实在出租屋录音最让人头疼的事情是隔音问题,一套房子里目前共有四户房客,每天下午六点左右陆续有人回来,先是切菜声和炒菜味,恰巧隔壁一间年轻房客听口音应该是我国中部地区具体是什么地方无法辨别的一带地方人,酷爱吃辣,数次辣椒味道透进屋内,让人咳嗽不止,但又流连忘返。另一隔壁房客是一对年逾三十的小两口,某日深夜,如厕,经过其门口只听见频率极高的床板震动声和呻吟声,头皮发麻……

这样的情况让我不得不去思考关于录音的各种问题。思考如下:

  1. 每次我们去看歌手演出,总觉得他的每一版现场演出歌曲都超越录音室版。那是因为你在耳机上听和在现场听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像你看毛片和你……算了,不打这个比方了,总之就这么个意思。
  2. 录音只不过是一种记录创作的方式,和创作本身没有多大关系。这就好比讲故事和把故事一字不落的摘录下来,前者只是曲艺界,但是后者可能会踏入文学界。录音也是一样,我仅仅唱可能只是个唱歌的,我录了一张唱片以后……大家好,我只不过是个偶像派歌手。
  3. 尽管录音能让自己的逼格看起来更高一点,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当场唱给人听。首先,真唱永远都是最能打动人的。其次,录音的痛苦和现场表演所获得的掌声给人的快感这些我都经历过。
  4. 如果可以,我想有朝一日为我这九首歌办一次演出。把所有好朋友都叫来,然后告诉他们每一首歌背后的故事和所思所想。演出期间有敢中途离场的,敢喝倒彩的,统统当场枪决。哼。
  5. 尽管录音是痛苦的,但我还得录下去。每一首歌总该有个归宿。

好了……我得接着想办法录歌了。

新时代

在我的生活中有那么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规律,就像女性有生理周期,而我这应该就是心理周期。就是我每隔三周都会对自己说一声“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来保持对于自身生活的源动力,同时我也每隔三周都会去剃一次头,保持我的圆寸头型以及自己的脑袋舒适度。

就在刚刚,一个小时之前,我洗完澡之前,我又下楼去剃了一次头发。这一次我一改过去的六毫米长度,对店主说,三毫米。也在剃头之前,我又毫无关联地对自己说了句“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

是的,以上说这些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因为在明天开始,我得让自己这几年来的一些计划进一步得以实现。这些计划对于我自己而言说梦想也算不上,说愿望又大于平时愿望的事情。在下周我仅仅填词而作的一张CD从明天开始就进入录音阶段,也在下周我将和小米继续把共同计划的纪录片给接着拍完,也在下周我得开始不停地锻炼画画还有身体。

这些事情在某些时刻我会觉得都是小事情,因为这些事情想要启动加以完成也根本毫不困难。可是有时候也是由于自己的惰性,有很多想法都被一拖再拖,不过幸好我自己还有底线,就是不能放弃掉这些。

小时候我总觉得我和许多同龄人不一样,因为当问及他们是否有理想的时候,他们都一无所知,而我却能够因为理想这个话题变得精神振奋,侃侃而谈甚至喋喋不休。直到去年开始,我也开始质疑这个东西对于自身的情况。我发现理想在我心里始终都是一个乌托邦而已,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一步步地去规划好用来实现这个东西,他也仅仅只是像我每三周对着自己说着“过了今天我就走进新时代啦”一样的精神鸦片而已。

尽管我现在也无法很坚定地告诉自己将来到底要什么,到底打算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还是可以告诉你这仅仅是一点点的理想的雏形——再怎么说都得是个画画的。

没有人这么问过我,但我自己却会偶尔问自己——同学,你做CD是为了什么,你拍纪录片又是为了什么,你做××还是为了什么……你做着这些和绘画无关的计划又是为了什么。后来我给自己的答案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这些无关联的计划起初的动机,有冲动,有虚荣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不太单纯的目的。但是,我既然已经对那么几个朋友吹了牛,况且做这些事情也并不是毫无意义,甚至还有玩儿的乐趣,那我就应该把它们做好。或许,我在完成的过程中,还能获得一些更加意外的惊喜。

一改常态,剃了三毫米的头发。象征性地告诉世界,这一次的新时代和以往都不太一样。^_^

喂?试一下

很高兴我的独立网站能够做好,这是我从初中接触网络开始一直的愿望。后来因为没钱,没常识还有没技术,导致这么多年来这个计划一直没有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钱都已经不算钱了,常识也在渐渐尝试着认识,技术也还是依旧没有技术。

后来技术这块问题让我的好朋友顾益林来解决掉了,终于,这个矫情的网站诞生了。尽管搞了老半天他还是个博客。

试着搞了一下,基本上主题、插件都没有变更过,我们在不断地学习和尝试让他变得好看些,尽管这个动机只是我个人单向的。

行了,还有一堆事情要忙活,我们三星期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