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二十五岁的朋友

关于今天,我最先记得的是初二时候,家里终于有了宽带,老爸和我在倒腾各类网站,他说,你搜搜看“天安门事件”,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四年前的一天晚上,我读高一,班主任在QQ上说,跟班里同学说下,明天但凡有游行,叫同学们别去参加,会被警察叔叔抓起来哦。后来我问了当时快睡着的老妈,她说,天安门事件啊,死了很多大学生。

直到高二某天,画室里只有一个助教和几个男生。大家一起聊着天,灯光被他们的香烟烟雾缠绕。我们突然提到那件事情,后来从助教口中了解到,当时在广场,的确出了人命。

几年后我翻墙,第一件事情就是去youtube看了那部纪录片。

除了和很多人一样,直到现在都在唾弃当局的处理方式。可是看完后不禁反思,这件事情不能是政府一边倒的问题。学生在最终所产生的混乱也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用顾益林的总结就是,仅仅是大学生的一场即兴之作。

去年年底,我和小米去南京看李志的跨年音乐会。在南京的那天下午,我们在江南剧院对面的一家中式快餐店里认识了一位歌迷。彼此谈论了这件事情,或许所有问题早就在中国的千百年前已经显现,鉴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还有改革的转变,所有的理想主义者没有办法接受信息化更为公开的现象所带来的那种真实的情况。同时伴随的各种压抑着的问题,都以这个机会使得这个年龄段的人更多的只是把情绪给爆发出来。

这个事件的悲剧是注定的,撇开体制,撇开政府。我们都改变不了目前的情况,但是这一天却是值得被纪念的,哪怕他们的过程中错误不断,毕竟他们的出发点还是纯粹的,善意的;毕竟还是有太多家庭的儿子和女儿在二十五年前的同一个晚上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的一个朋友,今年二十五岁,一直喜欢穿白色的风衣。我没有见过她,但是一直把她藏在心底。二十五年来,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也许只有等到下个二十五年我才能舍弃自己去客观评价这一个二十五年。可是我能做的,仅仅是在未来把自己变得不要太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